当事人有必要自首认罪吗

发布时间:2020-05-04 15:31:00

金汉明:诈骗案辩护律师、广强律师事务所诈骗案辩护研究中心秘书长很多人认为,轻罪的辩护是自首、认罪和量刑,法院自然会从轻判决。的确,自首、供述、量刑都是可以从轻、减轻的量刑情节,但具体法院会轻多少呢?对于自首或者认罪的一方当事人,律师应当如何为其辩护,可以用提交人参与的案件来解释(只列出辩护意见,证据暂不公布):

金汉明:诈骗案辩护律师、广强律师事务所诈骗案辩护研究中心秘书长

很多人认为,轻罪的辩护是自首、认罪和量刑,法院自然会从轻判决。

的确,自首、供述、量刑都是可以从轻、减轻的量刑情节,但具体法院会轻多少呢?

对于自首或者认罪的一方当事人,律师应当如何为其辩护,可以用提交人参与的案件来解释(只列出辩护意见,证据暂不公布):

应当指出的是,轻罪的辩护不仅是强调自首情节的存在,而且是结合法律规定和案件的具体事实,最大限度地说明可以适用于当事人的轻、轻程度,而不是把球踢到法庭。

案件名称:合同诈骗案(涉案金额600余万元)

2016年5月9日,张先生主动向办案机关投案自首,在侦查机关讯问过程中能够如实供述,与被害人供述基本一致。自首对于帮助办案机关查清案件具有重要作用。

1、 张某在侦查阶段签署了《供述处罚通知书》,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张某在讯问笔录中供述:(内容略);结合被害人陈述内容:(内容略)

此外,检察官还同意了法庭上的辩护人,指出合作协议虽然叫合作,但实际上是高利贷协议,以法律形式掩盖了非法目的。李某在本案中有明显过错。

2、 本案现有证据无法查明诈骗数额,根据证据涉嫌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确定张某涉案金额为80万元

首先,张某供述和被害人李某供述指出,根据合作协议的买卖项目,李某向张某转移约80万元,不超过起诉书认定的60万元

其次,起诉书证实,根据李某出具的转账明细,李某共向张某汇款600余万元。没有法院的质证和司法会计鉴定的支持,这一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根据检察院两次撤销侦查的补充侦查决定书和提纲,结合公安机关两次补充侦查报告,检察院要求公安机关在两次补充侦查中进行司法审查调查提纲为李某提供的转移细节真实性和张某确定涉案金额。

但公安机关回应检察院要求,两次退回补充侦查,两次明确司法审查,两者都是基于“与司法会计鉴定中心审计人员沟通”和“查询李某收款账户”的原因,未依法进行鉴定。因此,在本案中,未经司法审计鉴定,无法根据移交细节确定张某案的涉案金额。

第三,考虑到张、李之前有300万元的贷款(约定的月利率为8%),贷款明显是高利贷。因此,转账明细中的贷款和收款可能与不同同事的贷款和还款相同。很难确定张某的所有未偿贷款都属于合作协议项下的贷款,上述资金也不能全部认定为欺诈所得。

基于上述情况,起诉书认为,张某合同诈骗数额不明确,证据不足。在本案中,从对被告有利的角度,张某合同涉及的金额应确定为80万元。

因此,即使刑事案件是为了认罪从轻,也不仅仅是认罪从轻。律师需要结合案件的事实和证据,收集、整理、提出有利于当事人的论据,最大限度地扩大从轻、适用于当事人的范围。